工作人员们正在忙着清扫颁奖典礼现场的残余垃圾,媒体也早就移战医院大门想要抢得一个更好的新闻,因此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刘萧南的突然出现,正好刘萧南得以自由的活动。这个颁奖典礼进行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?
      他四处转悠着,看似悠闲,其实他目的明确。
      林若雪的座位,林若雪的休息室,林若雪用过的化妆台,并没有能够怀疑的东西,那么究竟蹊跷出在何处?
      刘萧南眉头深锁,这实在是奇怪。
      他边想着边走出休息室,休息室外的清洁工正在收今天留下的垃圾。
      脏纸巾,废气球,零食袋子……突然,刘萧南发现了什么。
      第一卷 第二百三十五章 致命的毒药!
      “阿姨,请问那束百合花是从哪里收出来的啊?”刘萧南问道。
      保洁阿姨转过身来,看见是刘萧南欣喜若狂:“你好你好!小伙子你可是在给我说话啊?这个百合花不晓得被谁丢在外面不要了,我收垃圾的时候看见它,觉得这么漂亮扔了可惜,就自己收起来了,我的乖乖大孙女肯定也喜欢。哎哟大明星怎么想起问我这个?”
      “噢没什么,我刚也是觉得这花漂亮,不知道阿姨能不能割爱把这束百合花送给我呢?只是你的孙女可能会见不到这束美丽的百合花了。”
      阿姨见状:“好好好,没关系的,大明星你就拿去吧,能和大明星说上几句话,我真是太高兴了!这束花算什么!”
      “谢谢阿姨。”
      刘萧南接过这束百合花闻了闻,好像没什么不一样的,就是一束正常的百合花。
      可是为什么收到花的人会扔掉她的礼物呢?
      又是谁送给谁的百合花呢,为什么不扔在休息室的垃圾桶而偏要扔到外面的垃圾场呢?
      深谙人事的刘萧南意识到这件事情很不正常,极有可能与林若雪的腹痛有关系。他决定从这束百合花开始调查。
      刘萧南掏出手机:“宋局,这次要麻烦您帮我一个忙了。”
      “没问题,林公子,什么忙你尽管开口,只要是我宋某能办到的事情,在所不辞。”
      刘萧南道:“这里有一束百合花,我想要查查它有没有什么问题。”
      医院里,南宫漠拉着林若雪的手,不觉之间十指紧扣。
      望着前不久还腹痛难耐,现在陷入沉睡的林若雪,南宫漠眼睛里充满了平日难得一见的温柔。
      南宫漠用湿帕轻轻地为林若雪擦去因疼痛难耐而冒出的细细密汗,不免心疼。
      竟敢伤害我南宫漠心爱的女人,当真相水落石出之时,我南宫漠定要你付出十倍,百倍的代价!南宫漠心疼而又愤怒。这时他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      去调查的人向南宫漠汇报那瓶矿泉水就是正常的饮用水,并没有什么奇怪之处。
      接完电话的南宫漠神色愤怒,此人竟然心思缜密至此。
      可他知道他不能在现在就愤怒,他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好好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,真正地指出那个阴险的小人,不允许再一次有类似的事情发生。
      实验室里,研究人员谨慎仔细地进行着一项项的化验项目。这可是宋局亲自吩咐的任务,他们心想着这可怠慢不得。
      只是不知道这刘萧南怎么突然想要化验一束百合花,他究竟是想要得到什么结论,而这两大风云人物都突然造访想要化验东西,这真是一件奇闻。
      一项项实验都作完了,可是这就是一束正常无奇的百合花啊。
      “您好,经过我们的检验,您带来的这束百合花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,不知您是想要得到什么信息?”
      “没事,你们可以暂时不用管。”
      “今天真的是非常奇怪,您和南宫漠都来找到我们想要检验东西,我们只是很好奇,希望您不要介意。”
      刘萧南仿佛想到了什么,他说道:“南宫漠让你们检验的是什么东西?”
      “说来也奇怪,你们俩一个让检验百合花,一个让检验矿泉水,可是检验出来就是正常的东西。”
      刘萧南眼神通透:“拜托你们一下,能把那瓶矿泉水和那束百合花放到一起检验吗?”
      “您是说……这样我们可以检验到您想要的东西?”
      “我不确定,但是……拜托了!”
      门外刘萧南焦急地等待着,与此同时,一个黑衣西装男子走到了他的面前。
      “这不是林萧然吗?”
      林萧然看见黑衣西装男子,轻笑道:“怎么,这么快就给南宫漠汇报完情况了?你们检查出什么东西了吗?”
      黑衣西装男子回答:“不知道这瓶矿泉水到底有什么蹊跷,怎么南宫漠就怀疑到这上面了?不过的确没有查出什么特别的东西,南宫漠一定也在焦急吧。林小姐真是好福气啊。”
      “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很焦急的?告诉你们南宫漠,等着吧,等着化验结束,等着查出事实的真相。”
      “你的意思是?有眉目了?”男子诧异道。
      “你要查那一样东西可能查不出结果,但是两样东西放到一起呢?这你们有没有想过?”
      “这……好像的确很有道理。那就快检验啊!”
      “着急什么?这不实验室里正在检验吗?耐心等着吧。”刘萧南装作无所谓地说道。
      是的,的确是装作无所谓,实际上他心里对林若雪的担心一点也不比南宫漠少,他急切地想要查出事情的真相,想要揪出那个想要陷害林若雪的人尽管他心中早已有了眉目,但是凡事需要证据,因此,他站在这里,站在这实验室的门外,推掉他该去的通告,想要拿到一个证明陷害的证据,不让陷害林若雪的人依然过着美好的生活…
      南宫漠选择的更多的是陪伴,而他也许只能在背后默默地为她做自己急切地想要做的事情。同样的感情,可是他……刘萧南无奈地摇了摇头,心中苦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