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7读书 > 未分类 > 全小区只有我一个人类 > 第19节
    陆尧难受的喘息了一声。
    ——刚才忽然出现的,是个身体僵硬的男人。
    女人半张脸隐藏在黑暗中,勾起一个浪荡的笑容,她指甲长而尖锐,像是一把上好的利器,从那张跟她一模一样的、男人的脸上划过,“介绍一下,”她说,“这是我的尾巴。”
    陆尧:“……你跟你的尾巴有一腿?孩子是他的?”
    可能是他的态度太过坦荡,丝毫没有被擒住的惶恐,这种紧张的时刻壁虎居然笑了出来,“你居然信了。”
    她笑声越来越大,到了最后甚至可以说的是癫狂——随后她收住笑容,伸出细长的舌头,在鲜红的嘴唇上转了一圈,然后从陆尧的锁骨舔到眼角,留下一道隐秘的水渍,说:“你真的信了么?我骗你的,怀孕这种事情从生理构造上来说只能交给雌性吧?其实我是个男人……”
    它说这话的时候两团肉就挤压在陆尧的后背上,又软又香,陆尧面无表情,心想这种事情鬼才想得到啊!而且你的生理构造很明显超纲了可以么!
    “哦,对了。”壁虎说,“有没有人告诉过你,你是个很自负的人?”
    “——我的尾巴不止一条,虽然你看起来也很美味,但是我对尽快吃掉‘蛇’,更有兴趣啊……”
    第30章 诱惑
    陆尧顿了顿。
    他想起来的不是晏轻,而是不久之前在通道里遇见的那个黑衣人。
    狭窄而昏暗的巷子,让人作呕的味道,黑衣人趴在他的肩膀上,说出了一模一样的话,“陆尧组长,你太自负了。”
    这一句话中饱含的嘲讽跟揶揄是非常相似的,然而陆尧却很清楚,壁虎不是那个黑衣人——他习惯近身肉搏,这两个人打起来的手感很明显不一样。
    天生强大的身体让他所向披靡,甚至连个旗鼓相当的敌手都没有,换句话说陆尧并不否认这个事实,但是话出口则三分忌,不好听的入了耳朵,难免就会让人不开心。
    壁虎发出了愉悦的喘息声,它的舌头细而长,近乎于逗弄的舔着陆尧的脸,像是在品尝什么难得一见的大餐。陆尧低着头瞥了它一眼,问:“好吃么?”
    “上乘——啊其实我荤素不忌的,但是你真的是我遇见过的……”壁虎趴在他的后背上,他们身后的‘尾巴’一动不动,陆尧小心翼翼的躲开了想要往他衣领下滑的舌头。
    “可以让一下么?”陆尧问:“你不是我的理想型。”
    “嗯?”壁虎失声笑了出来,“这件事情的主动权已经不在你手上了吧。”
    陆尧的手臂被反扭在身后,两腿间卡着壁虎光裸的大腿,乍一看其实是一副非常香艳的场景,但是在两人身体紧贴的地方,渐渐弥漫出了难以掩盖的血腥味,无数尖锐而柔软小触手穿透了陆尧身上的衣服,以极为悠闲的姿态渗入了他的皮肤下,勾血带肉,急迫的搅动着。而陆尧的注意力却全部集中在了自己的后背上,那种软得像是棉花糖一样的感觉不似作假——壁虎的胸是真的还是假的?
    “我以为你跟蛇的关系很不错。”壁虎慢悠悠的说,“喏,不过看样子你倒是不傻。蛇那种东西狡猾冷血,养不熟的,逗弄两下还可以,千万不能当真,说起来我倒是挺羡慕蛇的那张脸,要是给了我的话,以后钓男人也会方便很多吧?”
    “……这个是实话没错,但是我们晏轻不是那种人。”陆尧谦虚道。
    壁虎说:“哦?”
    它这一个字真是百转千回,里边藏了无数的潜在意思,然而陆尧什么都没听出来,只是有些不舒服的活动了一下肩膀,说:“好了,就到这里吧。”
    “刚才的交手把实力差距暴露的很明显,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。”壁虎用下巴蹭了蹭他光滑紧绷的脖颈,说:“但是我的能力并没有体现在强横的实力上。蝎子的毒性无人可解,蛇可以狡猾的欺骗过所有人,而我的再生能力跟‘诱惑’,也是难得一见的。”
    陆尧心里咯噔了一下,问:“什么?”
    壁虎说:“蛇就在下面,你这么悠闲,大概是相当肯定他的实力远在我之上吧?”它张开嘴,嫣红的嘴唇落在了青年细碎的黑发上,“你猜……他梦见了什么?”
    它说完这句话,猛地后退一步,那些短小而密集的触手迅速缩回了身体中,随后它一脚踩在‘尾巴’的肩膀上,从楼上一跃而下。
    壁虎的速度并不快,陆尧却没有追过去。
    奢华的房间中一片狼藉,地上都是碎玻璃碴子,被长而柔软的地毯掩盖,在清亮的月光下散发出极其微弱的光芒。晏轻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过来的。
    少年站在门后,目不转睛的看着他。
    第31章 你们听说了么
    壁虎说的话的确很对。
    少年身上还是那套廉价的批发卫衣,黑而柔亮的头发在月光下渡上了一层温柔的颜色,五官精致仿佛雕刻,湿润的嘴唇半张着,带着一点无辜的柔软,黑色布料穿在他的身上,显得他有些形销骨立,露出单薄的锁骨,从下巴到眼角,线条极其流畅漂亮。
    陆尧觉得有点不太对头,喊了一声:“晏轻。”
    晏轻抬起了头。
    他正视陆尧的次数并不多,这少年似乎永远都是垂着眼睛的,态度疏离却谦卑,人说什么都认真听,然而骨子里又有掩盖不住的倔强,现在他鸦羽一样的睫毛微微颤抖,眼中湿漉漉的,就这么把目光落在了陆尧身上。
    陆尧被他看得心口咯噔一跳,还没有回过神来,晏轻已经一头撞进了他怀中。
    陆尧猝不及防被撞了个满怀,后退几步、匆忙间后背又抵在了墙上,还有些茫然:“祖宗,这是怎么了?”
    紧接着他又‘哎呦’一声,感觉有只手顺着他衣服的缝隙、从他后腰中伸了进去,冰凉冰凉的,这本该是个旖旎的动作,但是陆尧不解风情的笑了出来,顺手撸了一把自己怀中少年的脑袋,说:“把手拿出来,挠到我痒痒肉了——”
    晏轻的动作非常急切,甚至略显粗暴,他低头深深地嗅了一口陆尧衣领上的味道,伸出舌头从他光滑紧绷的锁骨上扫过,想要把刚刚壁虎留下的味道覆盖。
    这时候他骨子中的兽性就显露了大半,他本能的想要侵略、占有,尖锐的牙齿裸露在外,被眼前的这具身躯吸引,只是他个子刚到陆尧的下巴,这一系列极具侵略性的动作更像是投怀送抱。
    陆尧大概明白壁虎说的‘诱惑’是什么东西了。
    实力上的压制给了他足够的自信,在晏轻不断揉捏他后腰那一小块肌肤、甚至已经整个人都卡进他两腿中间的情况下,他还能半靠在墙上、像是逗弄小孩儿一样的笑了出来。
    “哎,”陆尧笑道:“小祖宗,你知道我是谁么?”
    他觉得晏轻现在已经认不出人来了,他也不怎么介意,知慕少艾的年纪,会做几个羞耻的梦不足为奇,但是他并不准备让晏轻继续下去,毕竟做梦的时候爽归爽了,醒来之后面面相觑,尴尬。
    晏轻的意识的确不是很清楚,他贪婪的啃咬着陆尧的脖颈,好像要叼下一块肉来,陆尧似笑非笑的往下摸了一把,轻易的就感受到了少年蓬勃的欲望,他急于发泄,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,抬头讨好的舔了一下陆尧的下巴,黑白分明的眼睛湿润又无助,带着一点微弱的茫然,好像是只可怜的、皮毛都黏在身上的小狗崽,只会含着主人的手指呜咽。
    脆弱的让人忍不住心生怜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