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7读书 > 未分类 > 全小区只有我一个人类 > 第29节
    陆尧笑着说:“我怎么不敢?”他手微微一滑,从袖子中抖出来了一个小纸包,默不作声的塞进了小张的口袋里,“跟着我来的还有一个。”
    小张动作一顿,压低声音问:“蛇?”
    陆尧点点头。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小张手插在口袋中,不轻不重的捏了一下那个小纸包,犹豫的说:“陆尧组长,咱平时钻点小空子也就算了,真要是大事儿,我也帮不上忙。”
    陆尧轻松道:“哪儿跟哪儿啊,就是想让你帮着安排个住处,我总不能捎带着人去国安吧?”
    小张还是迟疑,陆尧轻描淡写的说:“阿姨最近不是病了么?这里边是人参精的头发,回去烧成灰,掺水喂下去,保证下地就活蹦乱跳的。”
    “这是形容兔子吧?”小张说:“一个住处而已,说排就排了,这么大的礼我……”
    陆尧笑着说:“行了,别搞这一套,几根头发而已,烧之前去找找人,把上边的因果抹一下。”
    拿钱好办事儿,他们之间这一类的交易物品,一般都不是钱财,国安里干活儿本来就危险,又不是人人都有陆尧的本事,大家都得想方设法搞点保命的本钱——两个人心里都门清,小张没爹没娘,孤儿一个。
    酒店离着国安某所办公大楼不远,小张这几年在领导手底下练出来了,吹毛求疵,房间事先排查了一遍,又当着陆尧的面清理了一遍,最后一伸手推开窗户,二十七层,非人爬上来也不容易。
    唯独一点不对。
    陆尧问:“一张床怎么睡?”
    小张说:“一张床怎么不能睡?双人床,横向一米八,陆哥,上去打个滚都够了。”
    晏轻帮腔,“我也觉得够了。”
    人精小张这时候就跟瞎了一样,愣是看不见陆尧铁青的脸,趁着晏轻放东西的时候小声说:“今晚先过去一趟。”
    “这么急?”陆尧皱眉问:“蟾蜍怎么样了?”
    小张凝重的摇了摇头,说:“好吃好喝的供着,但是只问出来了一点东西,都在领导手里抓着,我不清楚。”
    他们两个短暂的一商量,当即拍板立刻去国安大楼,这会儿晏轻已经把背包放下了,小孩儿明显感觉很新奇,但是没有乱走、也没有乱摸,定在陆尧身后,小声问:“你要去哪儿?”
    “去喝酒。”陆尧说:“你收拾好了就先睡,给我留一半床就可以了。”
    晏轻说:“写完作业再睡。”
    “好,”陆尧摸摸他的头,说:“有班主任的手机号码么?明天我打电话给你请假,刚想起来,你这是旷了一天的课啊……”
    小张把手套戴好,一边走一边笑道:“什么时候高考?”
    陆尧也跟着迈了出去,门被关上的时候他刚好回答:“就明年六月。”
    咔哒。
    晏轻雕像一样的站在那里,等到最后一点脚步声都被彻底隔绝,他才悄无声息的坐在了床上。只占据了一个小小的角落。
    走出去之后话题立刻就变了。
    “您这金屋藏娇的,其实不合适。”小张缓慢的说:“这事儿搁在我身上,我压根就不会带他来,邺城名义上受国安管辖,但是天高皇帝远,您要是真想护住他,那就谁也动不了。过来就不一样了,过来……”
    陆尧极轻的拍了一下他的肩,说:“说这个已经晚了。走吧。”
    走了一会儿,小张忽然一拍脑袋,问:“您知道仙人跳么?”
    陆尧警惕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
    “不是我。”小张连连摆手,说:“最近有对狐狸精骗钱骗色,到处去给人下套,专挑非人下手,调查科的人追了好久了,到现在都没个着落,按照踪迹,现在就差不多在这一片晃荡——您藏起来的娇不会乱走吧?”
    陆尧哑然失笑,一口否定:“晏轻今年才……几个月大,你指望着他能对男女之事懂多少?”
    小张这才放了心。
    酒店门口停着一辆公家车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送来的,小张掏出钥匙,打开了车门,陆尧眼尖,问:“这跟你开房门的是一把吧。”
    “一点讨巧的小东西,”小张说:“大多数的‘门’都能开,国安人手一把,干活方便——这话说的,跟惯偷似的。不过也没多大的用处,加密过的门一般打不开。”
    他刚想上车,忽然被撞了一下,偏头瞧过去,是个衣着时髦的男人,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,手边挽着一个清纯的姑娘,入秋了还只穿着一条白裙子,也不嫌冷。
    国安出门在外的处世准则就是能怂就怂,惹了非人不怕,怕的是惹了人——偌大一个北京城,关系层层往上递,横着走的不管背后势力是大是小,都是有点真关系的,真要是闹起来不是压不住,就是麻烦。
    不过这一对还算是客气,姑娘的大眼睛弯成了一对月牙,细声细气的道歉:“对不住,跟男朋友说话,忘了看路。”
    小张赶紧摆手,这事儿就过去了,他上车关好门,还在跟陆尧感叹:“又漂亮又温柔,我什么时候能找到这样的女朋友?”
    “别做梦了,国安十个男人九个光棍。”陆尧懒洋洋的说:“——而且那里好看了,比我们晏轻差远了。“
    “晏轻?是差远了。”小张两手按上方向盘,说:“但是不一样啊,晏轻再好看将来也要加入我们光棍大军的,怎么能跟姑娘比?”
    陆尧顿了一下,有些懊恼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——这段时间他让晏轻搅的,胡思乱想的东西一多,刚才就没反应过来。
    小张做事儿真不是吹出来的。
    眼下刚过国庆,这里又临近个旅游景点,高档低档酒店早就挤满了人,连青年旅馆也睡了一地,这个关节眼他能找到这么一家五星级的酒店,是真不容易。
    那一对男女手挽手进了酒店,在大厅沙发上一坐,亲密的凑在一起说话。
    男人把墨镜往下移,露出一双狭长的眼睛,问:“几个?”
    “三个,在十二楼有只仓鼠,二十一层的那对不行,是对夫妻。”姑娘舔舔嘴唇,露出一个甜美的、天真的笑容,“二十七层有条蛇,就他吧,蛇性本淫,来者不拒,勾引起来不难。”
    大厅硕大的水晶灯璀璨闪亮,地上铺着一层厚厚的地毯,男人伸着脖子轻轻亲了一口姑娘的脸,笑嘻嘻的说:“钥匙交给你,去吧。”
    他往姑娘的手心拍了一下,一把钥匙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抖出来的,眨眼就被姑娘捏在了白皙的手掌心。